2019-04-03 11:06:38
商会介绍 更多>>
商会动态 更多>>
· 我会妇联开展丰富多彩 [2019-03-27]
· 我会开展招商宣传推荐 [2019-03-27]
· 我会北晨机电筹建的“ [2019-03-27]
· 我会下发《2019年 [2019-01-31]
商会活动 更多>>
· 我会妇联开展丰富多彩 [2019-03-27]
· 我会开展招商宣传推荐 [2019-03-27]
· 我会北晨机电筹建的“ [2019-03-27]
· 我会下发《2019年 [2019-01-31]
当前位置扬州市江都浙江商会 > 娉曞緥璁插爞
开元棋牌软件下载
民间借贷纠纷裁判案例

编辑:admin  时间:2018-07-26   来源:江都浙江商会

 

民间借贷纠纷裁判案例

裁判要旨

公司高管不得违反公司章程规定,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并非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该对外担保合同基于表见代理行为应属有效。

案情简介

一、2012227日,甲、乙与丙签订借款合同,主要内容:甲、乙向丙借款5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2227日至2012827日,月利率50%A公司为该笔借款提供担保,向丙出具了加盖A公司公章的保证合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二、2012227日,丙向甲账户转款475万元,甲、乙向丙出具了一份借款500万元的借据,该借据的担保人一栏内加盖了A公司的公章。合同签订后,甲分两次向丙支付利息共计50万元。

三、甲自2011118日至2012510日任A公司总经理。

四、一审法院判决:甲、乙应偿还丙借款475万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并减去毕殿峰已支付的利息50万元);A公司对甲、乙上述应偿还的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二审法院认为保证合同有效,改判A公司对甲、乙上述应偿还的借款本息承担连带保证责任。A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甲、乙追偿。

六、A公司不服,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驳回A公司的再审申请。

裁判要点

公司为其员工借贷提供担保的情形在现实中并不少见。A公司在提供保证后,又否认该保证是其意思表示,但却没有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

实务总结

《公司法》第十六条“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以及第一百四十八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的规定,均系规范公司内部治理及对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的要求,非效力性强制性规范,违反该规定并不导致担保无效,即使在股东决议程序上存在瑕疵,也属该公司内部行为,不对公司的对外担保行为效力产生影响。但这样的规定并不意味着债权人在向公司高管提供借贷时,不需要审查公司的担保是否经过了公司内部的决议。假如公司并无可变现的资产,即使公司的担保有效,也是形同虚设。由此我们建议:

1、在公司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债权人一定要确保该担保经过了有效的公司内部决议,比如要求债务人出示股东会决议等文件;

2、在公司同意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债权人也要审慎地考察公司是否有实际可执行的财产。

法院判决

(一)关于原判决认定《保证合同》为生效合同,是否错误的问题。A公司关于原判决认定《保证合同》为生效合同缺乏证据证明,《保证合同》应为未生效合同的主张,不能成立。第一,丙是否明知甲借款的原因与A公司提供担保的效力没有关系。不管甲因什么原因向丙借款,只要A公司愿意为其提供担保,丙是否知晓借款原因,都不影响A公司提供担保的效力。第二,《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三)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该规定明确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基于对公司的忠实义务,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时,应依据公司章程的规定处理。虽然甲作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以A公司名义与丙等签订《保证合同》提供担保违反了公司章程的规定,但现行法律并未明确该条款为禁止性强制性规定,A公司也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违反该条款的合同应为无效。至于其再审所称的当公司为董事、监事和高管人员的债务而与债权人签订担保协议时,若担保不符合公司章程规定,应认定担保协议缺乏生效要件,目前也无明确规定。第三,借款时,甲的A公司总经理身份与A公司为其提供担保是否为真实意思表示并无必然联系,不能必然得出公司利益与总经理个人利益冲突的结论。事实上,公司为其员工借贷提供担保的情形在现实中并不少见。A公司在提供保证后,又否认该保证是其意思表示,但却没有提供充分证据加以证明。

(二)关于甲与丙之间是否存在恶意串通的问题。A公司再审主张根据2013618日的《质证笔录》,甲在笔录中承认其在借款时,曾告诉丙,公司担保办不到,当时都是偷盖的公章,公司不知情等。但其对此仅提供了单方陈述并无其他证据证明,不足以采信。而且,在甲涉嫌犯罪的情形下,A公司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在甲所涉刑事案件中,已对甲与丙之间的恶意串通行为作出认定。故也就不存在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问题。

(三)关于本案是否属于法院管辖的问题。虽然案涉《保证合同》约定了争议解决方式为仲裁,但由于该《保证合同》是《借款合同》的从合同,本案根据主合同约定,由人民法院管辖并无不当。                        (许瑞龙)


上一篇:2018年第8期(总第129期) 下一篇:我会党支部建立了书记工作室
主办:开元棋牌软件下载_开元棋牌牛牛辅助_开元棋牌熊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 reserved
联系电话:0514-86543858 邮件地址:[email protected]